您的位置 : 查池網 > 小說資訊 > 葉璃喬今夏是哪部小說_葉璃喬今夏是什么小說

葉璃喬今夏是哪部小說_葉璃喬今夏是什么小說

今天小編帶來冰山總裁難馭妻小說,這本小說是描寫葉璃,喬今夏之間故事的小說,該小說作者是木木子悠然,六年前某女問,“世間有人謗我、辱我、輕我、笑我、欺我、賤我,你會如何處置?”男人唇邊輕啟,“不忍、不讓、不避、不耐、不由、不敬,天下不及你一人,而我失了你,便無心應付這天下。”六年后,她華麗歸來,對曾經愛到深入骨髓的男人,她展開瘋狂的報復,而男人卻將一鮮紅的本子甩在她的臉上,冷聲冷語:“你滿意了?”女人輕笑:“喬今夏,你毀了我的半生,我便要你的一生來作為賠償。”男人言:“如果折磨我能讓你快樂,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。”

第4章久遠的“家人”

什么?

林北緯心里被猛烈的撞擊了一下,她迅速的轉身,莫名其妙的盯著眼前的男人。

男人并沒有看他,只是冷冷的盯著養父養母,“錢夠了嗎?”

林剛愣了一下,與方茹一對視,立刻尷尬的擺擺手,“我們不是那個意思。”

“小牧。”喬今夏冷冷的吩咐道。

金小牧示意,將身前一個鋁合金的箱子“砰”地擺在茶幾上,“里面是五千萬,您收好。”

“這……”養父養母滿臉尷尬,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么。

喬今夏站起身,他拍拍衣服上的塵土,望了一眼林北緯,輕聲說,“跟我走。”

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場景呢?

林北緯似乎想起來了,一個扎著兩只羊角辮、流著鼻涕的小女孩怯生生的躲在一位衣著華麗的女子身后,那女人送給一男一女諸多錢后,不回頭的離開,盡管她哭,她鬧,她也沒曾回頭留戀一眼。

她想,自己這是被賣了嗎?

而如今,用這五千萬贖回她,是嗎?

林剛站起身,“喬先生,你們會對北北好的吧?”

“自然,她是我喬家的人。”

第二日,喬今夏帶著林北緯回學校辦理退學手續,而事出突然,林北緯只能趕緊將此時告訴秦楚。

臺階上,二人并排坐著,靜靜仰望著天空。

“秦楚,你是我最好的姐妹,不過,今天我就要離開了……”

“離開?又去哪里瘋玩?”秦楚玩味的盯著她。

“京城。”她頓了頓,“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回來了。”

什么?秦楚瞪大了雙眼,清澈的眸子閃出不解的光芒。

“為什么要走?”

“你不要問了,我自有我的道理,你記住,你這個好朋友我不會忘記的。”

二人正說著,喬今夏踱著方步從遠處走來,他手里拿著一牛皮紙袋,顯然那是她在這個學校所有的證明。

“就是跟他走?”

秦楚這一挑釁的提問,引來了喬今夏目光的注視,那冷冽刺骨,令人發寒!

與秦楚告別,這時,一輛黑色法拉利從停車場飛馳而出,卷起滿地的塵土,穩穩地在喬今夏身旁停下。

金小牧搖下車窗,探出腦袋,“先生,上車吧。”

車行駛著,車里卻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
金小牧一邊開車,一邊從鏡中望到車后二人各自沉思著不說話,便尋思著說些什么緩解尷尬。

“那個……林小姐,昨天你是在玩角色扮演?”

“沒啊。”林北緯隨口應付了一句,依舊看向窗外。

“奇了怪了,那你干嘛穿成那樣,還出現在先生房間,你不知道啊,我和先生差點以為你是……”

“停車!”后座位傳來冰冷的男聲。

昨天的事情,他怎么會……

原來,他們早就認出自己了!

她錘了錘座墊兒,恨不得在上面砸出兩個窟窿,最好把自己包裹地嚴實一些。

車在路旁停下。

“出去。”喬今夏小聲斥責著,并將一臉蒙圈的金小牧趕下車,自己坐到了主駕駛的位置上。

可憐的金小牧,再一次因為多嘴,被喬今夏無情的拋棄在回京的路上。

車內空氣驟然升溫,一個臉紅心跳,一個面無表情。

“小舅。”林北緯趴在靠背上,故意靠近喬今夏。

“恩。”

出乎意料,“冰山”竟然有反應!

“你說的那句話是真的嗎?”

“哪句?”

“我是你的家人。”

原話自然不是這樣,可即便那樣的一句話,在林北緯聽來,便被她直接的理解為一層意思,那就是:她是他的家人。

“……”男人沒有回應。

她望著方向盤上男人修長的手指,鼻尖是男人身體上傳來的淡淡的薄荷的香味,竟有些意識沉迷了。

“小舅,你叫什么名字啊?你什么星座的?”

“喬今夏。”男人沉沉的回應了一句。

女孩顯得異常驚喜,甜甜的朝后摟住他的脖子,親昵的說,“今夏。”

“叫我小舅。”男人命令著,滿是不容置否的堅決。

顯然,男人對她這種直呼名諱的做法頗為不滿!

不知為何,喬今夏那種滿臉不情愿卻又對她無可奈何的神情,徹底激起了林北緯心里的“小變態”。

她怎么就那么喜歡看他無可奈何的樣子呢?

叫我小舅?呵呵,林北緯心里苦笑。

只有她知道,喬瑤不過也是她名義上的母親而已了,只不過在別人看來,喬瑤是她的親生母親,可事實上,她不僅沒生養過她,哪怕連一個擁抱都不曾給過。

小的時候,別的小孩看《西游記》,滿臉開心與幸福,可只有她卻看的淚流滿面,難道她也是從石頭里蹦出來的?

“小舅,我漂亮嗎?”

女孩的聲音清麗而又甜美,如銀鈴般好聽的聲音,瞬間如天籟般劃破車間的寧靜。

男人微微皺眉,依舊目不斜視緊盯著前方。

“漂亮嗎?”女孩似是在調笑,逼問,“恩?”

似乎是為了緩解尷尬,男人鼻息間擠出淡淡的一句,“恩。”

像是得到了某種肯定,女孩輕松的呼了一口氣,她理了理衣服,從上衣口袋里摸出兩支煙,趴在椅背上,在喬今夏面前一揮。

“抽嗎?”

喬今夏瞥了一眼,沒有接過她手中的煙,繼續沉默著。

“你不抽那我抽了啊。”林北緯作勢去取打火機,將煙銜在口里,那樣子儼然是一副混社會的小太妹。

“吱嘎”地一聲,由于慣性的作用,一個不注意,林北緯的頭直接撞在了副駕駛的棉靠背上,口中的煙也被撞擊的成了半截。

喬今夏悶不做聲的下車,徑直將后車門打開,他居高臨下的盯著林北緯,目光銳利。

“怎……怎么?”

他突然傾身上前,面對這么一個偉岸的男人的突然靠近,她下意識的將身體往后一縮,警戒的護著自己的關鍵部位。

二話不說,他快速的將她嘴里叼著的還未點燃的香煙奪走,又將它扔在地上,沒幾秒,那半截香煙被喬今夏擦得锃亮的皮鞋捻成了碎末。

“你還有一個月才真正的十八歲吧?以后你不許在我面前抽煙!”男人充滿磁性的聲音低吼著,充滿了致命的誘惑。

冰山總裁難馭妻

冰山總裁難馭妻

作者:木木子悠然類型:現情狀態:連載中

六年前某女問,“世間有人謗我、辱我、輕我、笑我、欺我、賤我,你會如何處置?”男人唇邊輕啟,“不忍、不讓、不避、不耐、不由、不敬,天下不及你一人,而我失了你,便無心應付這天下。”六年后,她華麗歸來,對曾經愛到深入骨髓的男人,她展開瘋狂的報復,而男人卻將一鮮紅的本子甩在她的臉上,冷聲冷語:“你滿意了?”女人輕笑:“喬今夏,你毀了我的半生,我便要你的一生來作為賠償。”男人言:“如果折磨我能讓你快樂,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。”

小說詳情
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